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
關於部落格
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  • 5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稻草人軟弱的秘密

 山巒如夢!我是那深山迷霧裡的一棵青松麼??那我在等待什麼…是這雨太過溫柔nu skin 如新,打落了我這一樹的松針,還是我又在做著落葉樹的夢。你就是這樣存在於我的夢裡麼?如果是…那我寧願守著這漫山的荒涼。——花不語,我亦成風~
門前那片碧綠的稻海…!很多年前,我就居住在那裡。這是一個充分體現著四季變遷的地方。我愛它,縱使記憶裡有些憂傷,卻還是喜歡的。
她和我一樣,深愛著這片稻海。每一季的變更,她都要回來看看。然後帶走幾片她鍾愛的色彩。
她是城裡的女孩,幾年前曾和深愛的男友來到這個偏遠的山村,為了證明愛情不需要城市的燈紅酒綠。他們選擇了這片稻海,停下來過著山裡人平淡如水的生活,尋找那滿心疑問的答案。
開始的開始,他們都覺得新鮮,每天拔山涉水看世界,傍晚一起送走夕陽,夜裡一塊數星星賞月亮,捉一袋螢火蟲在稻草堆上笑談風聲。
錯誤的,他們以為疑團解開了。愛情在哪都一樣!可是,當第一陣寒風撲滅了螢火蟲的光如新nuskin香港,女孩再也忍耐不了這裡千篇一律的生活。一天早晨,天還未亮,她就悄悄地帶上簡陋的行裝離開了她曾信誓旦旦說要永遠待的地方。留下了她的戀人和那一季還未褪去的他們的歡聲笑語!
她走後,男孩很憂傷,人們勸他想來點。有人還告訴他,要他去把女孩找回來,不一定一定要生活在農村。只要在一起,城市不也一樣嗎???可男孩笑了 笑,並沒有作答。兩天后他也離開了。之後,也許過了一個禮拜吧,女孩回來了。打扮的很漂亮卻一臉的憂傷。她是回來找男孩的。離開時她以為男孩會去追她,至 少會在不久後找她。可是她等來等去,望得眼睛都快瞎了。他還是沒有出現。所以她又回來了。她想問問他為什麼???很顯然男孩受了傷。他無法原諒她的不辭而別。
之後的女孩再也沒有見過男孩了。她每一季都回到這片稻海來。她說她來採光,其實人們都知道,她是來等男孩的。她相信他們在這裡留下的海誓山盟,男孩不能忘。終有一天他會回來。那時她要真正的和他在這裡生活,不再挑剔山裡孤獨單調的生活。她愛他,離開後才知道,已經勝過了一切。
風在耳畔響起,帶著細細的雪花,這一季的雪似乎下的有點早了。稻田深陷在一片枯黃慘敗的景象中。很快便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雪,一眼望去就像一整塊的棉花糖,
晚風輕輕的拂動她碎亂的發梢,露出她明媚的雙眸。那麼柔,含著的淚光又是那麼的讓人心傷。雪就那樣滑過她紅潤的臉龐。她似乎感覺不到涼,依然獨自矗立在路旁,眼睜睜的看著雪花將田野慢慢覆蓋滿。這已經是第四個冬天了,她足足等了四年。每一季她都來,都靜靜的一個人,看著熟悉陌生的稻田,有時沉默,有時卻又淚流滿面。最後都是帶著失落離開。我知道她在想念,她後悔當初的離別。可是沒人明白,她也不想告訴任何人。除了他,她現在什麼也不想要。她想他的臉,想和他一起再次在稻海叢林間追逐打鬧,然後相擁著一起看夕陽西下。她想念他為她捉的那一袋螢火蟲。想聽他在她耳畔輕聲細語的說著情話。
只可惜回不去了,他似乎已經忘了,他曾經深愛的她,似乎他不想再回到這片稻田。雖然他曾經說過,他愛這裡,他想永遠留下來。可現在想想那時他的豪言壯語似乎都是因為有她的存在。
有一次,那是在一個秋天的季節,稻田剛剛收割完,稻草還未曬乾如新nuskin香港,也不知道是誰在原野的空地上紮了一個稻草人。雖然手工有點粗糙,卻也十分憨厚逼真,山民們每每路過的都要讚歎幾句。那一次,她也如期來了。看到了稻草人的瞬間,她哭了,很傷心!沒有人知道為什麼。但稻草人明白,那是他們之間誓言:守望你是我今生唯一的職責!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