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
關於部落格
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  • 5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困惑,一直在討擾著我


  一晃二十幾年過去了,這件事在心裡一直都沒有忘記,但也從來沒有再提起過。沒有忘記是因為我無法忘記,戶外組合屋沒有再提起是因為我不想再提起。
 
  人們都說:“窮則思變”,窮到極限都一樣饑寒交迫,貧困潦倒。可變的結果確是各有不同,有的人通過變,窮變富了,而有的卻為了改變窮,變的犯了罪,從窮的極端走向了另一個犯罪極端。
 
  原始的貧窮本相同,由於選擇改變的管道不同,其變的結果孑然也不同。
 
  我雖沒從窮變富,但也沒有變成罪不可赦的罪人。只是在這個過程中犯了一點小小的錯誤,自己不肯原諒自己而已。
 
  沒有錢買房可以租房住,沒有錢買燒柴可以自己砍,這就是初來小縣城不久的生活寫照。燒什麼柴無所謂,砍什麼柴可大不一樣,砍柴隊伍的裝備也不一樣,砍柴的工具有,砍刀、小斧、大斧、手工鋸、油鋸。運柴的工具也各不相同,自行車、手推車、四輪車、大卡車。燒柴的品質從枝杈到樹幹,自行車馱枝杈,手推車拉樹頭,小四輪車拉圓木,大卡車拉油鋸伐的大樹然後截成一段一段的木頭墩。
 
  經當地人指點我借了鄰居家的手推車,帶著一把磨的飛快的小斧,出了縣城,沿著當年日本侵華時畄下的一條戰備公路(當地人管這條路叫日夲老道)一直向南走,直資中學隨著城市輪廓的慢慢變遠,一步一步的走進了樹木荗密的南山。
 
  南山雖當年遭到了日本侵略者的瘋狂掠伐,幾十年過去後,南山的樹木仍然長得很茂盛,樹種也很全,落葉松、白樺、黑樺、青楊、柞樹和 其他很多灌木類樹種,有的樹幹胸徑最粗的能達到30多釐米。走進山裡沒多遠就能看到被砍伐的樹座子和帶枝杈的樹頭,樹的主幹都己被砍伐人拉走,頭兩次看到扔在那裡的樹頭,把我高興壞了,這太好了,我只管揀,就可以了,一會兒功夫三個五個樹頭就裝了一推車,我高興的推著戰利品往家走,十多裡的路程路上得歇幾次才能到家。
 
  揀樹頭雖然省了砍柴的時間和力氣,可樹頭的枝杈太多太細,斷完後,柴堆到不小,就是不抗燒,一車樹頭頂多燒三天,如果砍一車木杆至少也能燒一周,同樣推一車柴,同樣的路程,可產生的效果卻不同。
 
  自己一根一根的砍,即費勁,時間也長,這一天我做好了充分的準備,王賜豪帶了一塑膠壺涼水,二個白麵饃頭和一點鹹菜繼向南山進軍。
 
  家裡需要燒柴是事實,可我出生在林區,幾十年一直生活在林區,所以對大山,樹木我有著一份特殊的感情,不僅我自己不忍心,為了一己之力,去砍伐那些筆直挺拔的樹杆,當我看到那些被油鋸盜伐的樹座子時,我的心很痛,看到從樹座子上面滲出的樹漿,我仿佛看到了樹在流淚,甚至是流血。
 
  我使足了力氣一直幹到太陽有些偏西才收工。我沒有砍伐一棵粗一點能夠成材的大樹,只在灌木叢中挑一些手腕粗的砍。然後,把樹杆上的所有枝杈清理乾淨,裝滿一推車木杆後。地上還剩餘很多,全裝上吧我一個人推不動,扔在那裡又可惜。猶豫一會後,我砍來一堆樹枝,將木杆遮蓋好,準備明天再來推回去。
 
  出來一天了,在加上又是第一次回來的這麼晚,妻子有些擔心,就到哥家去打探,會不會出什麼是。哥哥聽了雖然心裡有些擔心,但嘴上還是安慰妻子,不會有事的,可能就是回來晚一點。回到家已經黑天了,哥哥也在我家裡,看到我累的滿頭大汗,妻子心疼的說:“你傻呀,推那麼多,推不動不會少推點。”
 
  “這還多,還有那麼多沒推回來呢,nu skin 如新讓我用樹枝給蓋上了”。我有些自豪的說。
 
  第二天一早天就下起了大雨,接連幾天不停的下個沒完,連雨天後一時半會兒進不去山,後來我一直沒去南山推剩下的木杆。木杆是否還在,或被別人拉走了,這都不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。令我一直不能安寧的是,我犯下一次不可寬恕的錯誤,不,應該是犯罪。雖然那次我砍伐的只是灌木,灌木也是木,灌木雖不能成棟樑之材,但它也是材,其碼它生長在那裡還可以保護森林植被吧!我為什麼非要去砍伐灌木,不繼續揀別人扔下的樹頭呢。
 
  困惑,一直在討擾著我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