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
關於部落格
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  • 5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沒有春花的嫵媚和嬌奢

 
    夏日來了許久,我仿佛從詩意的春日剛剛醒來。
  夏日來了,最讓我鍾愛的當屬夏花了。它熱烈,奔放,沒有春花的嫵媚和嬌奢。
  時令如山倒,那樣的權威和莊嚴。nu skin 如新在我的印象裡,季節的交替,全然沒有那樣的隆重,甚至毫無聲息,也毫無印跡。那一件吉普牌長袖衫剛剛穿上,再看匆匆人群,已是短袖、汗衫、裙裝的世界了。街心花圃,那些原本有些羞澀的花兒,或許就在這個黎明,開始張揚,熱烈,裝扮了一季的鮮活。
  人,大概會有這樣的弱點,得到了便會漠視。隨著夏花的絢爛,夏日也日趨張揚。我卻期待著一個人能獨處,置身於一座老宅,在那一棵古槐下,端上一碗綠豆湯,時而聽到三五座鐘的報時音,慢慢咀嚼曾經的夏日,曾經夏日裡夏花的絢爛,拼湊時光碎片裡的點滴過往和鮮活。奢求恬靜淡然,不飾浮誇與喧囂。
  “生如夏花之絢爛,死如秋葉之靜美。”第一次讀到這樣的句子是在一個大雨滂沱的黎明。我想,此刻夏雨中的夏花,nu skin 如新將是何等的鮮活。不日于秋風相攜的葉子又是何等之靜美?
  生與死,是人生的兩個端點,這樣的端點持何等的狀態才恰到好處?泰戈爾告知後人,生死當宛若夏花與秋葉。
  一粒種子在土壤裡經歷了何等的寂寞與煎熬,終破土而出,孕育蓓蕾,真正的花期又會瞬間即逝。夏花,為了一季的繁盛,盡情熱烈和奔放。人生何不如此,生命如此短暫,何不去飽蘸生命的鮮活,寫就一篇人生的壯美!
  生如夏花談何容易?淺薄的時光,瑣碎的日子,零亂的步履,讓生命漸漸的粗燥,抑或麻木。那些曾經人生的棱角被時光打磨的不再方正。那些曾經的鮮活終抵不住流年的侵蝕,nu skin 如新也蛻變為一種呆癡和冷漠。
  生如夏花,是一種人生的狀態。雖然如此短暫,短暫的讓人驚恐和無奈,可誰又有理由不去堅守呢。
  席慕容曾把生命比喻成一列疾馳的火車,他認為“所有的時刻都很倉皇、模糊,除非你能停下來,遠遠地回顧。”然而,終沒有誰能在人生的道路上稍稍停頓。人生如歌,歲月如詩,過去的終將成為曾經的美麗和芬芳。而惟生命蛻變為夏花般的絢爛,那怕為了一位孤苦生命捐贈了一枚硬幣,為一株乾枯的花兒澆了一杯水,為正義和善良成就了一篇文字,在雨季裡曾經為他人撐起過一把傘,nu skin 如新在長夜裡為同行的人分享一縷燈光。。。。才能彰顯人生之壯美。
  當穿越了絢爛的人生,蒞臨生命的黃昏時,審視一個個深深淺淺的足跡,宛若一株株盛開的蓮!那樣的超然,那樣的淡定。那樣的靜美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