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
關於部落格
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  • 5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甚至虛空也不可得,還有什麽容不下?

 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竹徑通幽處,禪房花木深。

山光悅鳥性,潭影空人心。萬籟此都寂,但餘鐘磬音。(常建)

——題記

清晨,竹林幽靜,依稀壹山,壹峰,壹古寺;花木深處,雲煙俱靜,隱約壹日,壹徑,壹僧。鳥鳴清幽,空潭,空影,空人,空心。萬籟俱寂,鐘聲悠遠,磬音清越。很喜歡這種清靜的意境,空遠,深邃。我喜歡靜寂,喜歡壹個人,在山間,在田間地頭的竹林裏,樹蔭下,小坐,靜享那壹段清靜的光陰。身心俱空,陽光和清風,同珍王賜豪在身體裏自由來去,白雲從體內升起,此刻,我就是深谷幽壑,身內,頗有白雲出岫的意趣,自在,安詳。

枕石臥,花底眠,抱明月,聽溪聲,不思不慮。我愛詩,有壹顆詩心,但不會寫詩,這樣也好,少了壹份累人的余事,多壹份灑脫和閑適。猶如愛花的人,卻不種花,只等別人花園裏,陽臺上的花悄悄盛開,第壹個人去看,美,卻不累。不勞力,不勞心,卻可以靜聽花語,細讀花心,不亦樂乎。只欣賞,不占有;只遠觀,不褻玩。這或許是對別人家的美女是有利的,特別是擁有美女的男人,不知怎樣偷偷樂。養花,護花,其實是挺累的活,讓別人幹去吧,我就遠遠觀著,欣賞著,贊嘆著,默默的,甚至不讓別人有壹點點覺察。這就是清歡吧,不濃,不淡,如清茶養心;如含苞的花,才打開花骨朵,有了壹點點羞澀的韻味,似醒還醉,欲說還休,剛剛好。

好友中愛花的花癡,有雨春,逢花必賞,賞花必醉,醉後必書壹文,癡纏不已,花癡,文癡,情癡,可謂三癡。但知己紅顏,星空下的蝶舞,不以為然,說他是壹個假“花癡”,顧名思義,真花癡就是蝶舞了。在大都市裏,自家樓下,擁有半畝花田,悠閑地在紅塵最深處,做起了花農,打造了壹個混泥土裏花癡的神話。這都她們這些勤快人幹的,我只有懶懶地花下眠,不管,不顧,任花自在開謝,不占有,不擁有。畢竟是別人家的花,不敢采。不像花癡們,天天可采幾朵花,插在發間,美美地享受占有的快樂。我就清歡吧,如高僧看美女,享其精神,遠其肉體罷。其實肉體也是空,空色不二。花,非花,非非花。美女,非美女,非非美女。空中見色,色中見空,空色壹體,圓融無二。在壹粒沙裏看世界,同珍王賜豪在壹朵花裏讀天下,在自己心裏識宇宙,人生不過空色間,花開花謝終尋常。

常常聽別人感嘆,人生難得半日閑!其實閑的是心,只要有壹顆閑心,不管在哪裏,都自在優容,如閑雲野鶴般,不為人留,不為物住。看山,山閑;觀水,水閑。人生的境界,就是心的境界;人生的高度,就是心的高度;人生的廣度,就是心的廣度。悟的是禪,參的是心,心有多大,世界就有多大,心有多廣,世界就有多廣。海,納百川;天,容萬物。不排斥,不分別,讓心,空如虛空,甚至虛空也不可得,還有什麽容不下?

看了很多人,終於知道成大事的人,必須具備壹樣東西,胸襟。有胸襟,才舍得,放下;有胸襟,才能忍辱,精進;有胸襟,才能不爭,不辯。妳誇他,他笑;妳罵他,他也不怒。心有虛空,不損不傷,包容萬物,大愛,仁慈。妳對他不好,他也不在乎,不仇,不恨,如陽光,如雨露,如母親的懷抱,依然深情地把妳擁抱。心中有佛,同珍王賜豪走到哪裏,都不會害怕,也都會海闊天空,世界上沒有不愛善良的人!

修心,就是修壹顆善良的心,不貪,不嗔,不癡,與人為善,與自己為善。善良得不知道惡是什麽東西,如孩子不知淫邪為何物,那種至真,至善,至美的心境,就是佛心。參禪,就是參自己的心,靜觀自己的心,每日清除心內的垃圾,直到纖塵不染,明鏡壹般,甚至連明鏡也不可得。悟透天人合壹,悟透緣起性空,悟透宇宙人生真相,從此心無罣礙,無有恐怖和顛倒夢想。人生應該哭著來,笑著去。

“輕輕的我走了,正如我輕輕的來;我輕輕的招手,做別西天的雲彩。 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來;我揮壹揮衣袖,不帶走壹片雲彩。”我喜歡這種瀟灑,不汲汲於富貴,不戚戚於貧賤,有錢也樂,貧窮也樂,擁有也樂,失去也樂,天晴也樂,下雨也樂。人生苦短,不樂白不樂。所謂修行,不過是把壹個人,修成沒心沒肺的人而已,不計較,不鉆牛角尖,看破,放下,隨緣,自在,有壹顆平常心,cellmax 團購有壹顆無所謂得失的心,快快樂樂,自由自在地去生活罷了。終於學會在鬧市裏,如處靜室;於千萬人之中,如入無人之境。泰山崩於前,而面不改色,只當是夢。天塌下來,也不畏懼,因為隨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