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關於部落格
香港如新集團晨雨初聽
  • 5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也不需要誰的保護

夜,好黑。
 
心,好靜。
 
此時此刻,躺在被窩裡,述寫一場在夜的籠罩下Pretty renew 代理人,心的告白。
 
這幾天,有些斯歇底裡,時而憤怒,時而歡笑,時而安靜,如此反復,淪陷,越來越深。
 
我想自己也許是病了吧。
 
或許,讓我安靜,一下下就好了。
 
突然好懷念自己的校園生涯,那時的天空真的很藍。只可惜,校服搖擺的年代,再也回不去。我只能站在時間的末端,懷念著那無可懷念的懷念美白精華
 
很妒嫉你們的完整回憶,至少你們可以揮手告別,我卻提前,缺席在你們的未來。
 
於是我一個人,走向那天涯海角,我一個人,走出你們的回憶,我一個人,守著那支離破碎的夢。
 
再見了,我那校服搖擺的年代。
 
再見了,陪我走過校服搖擺年代的人。
 
我將與你們,漸行漸遠。
 
心突然被恐荒佔據,我尋不到來時的路,慢慢向前移動腳步,前方依然一片黑暗。滿黑暗的深巷,何處才是出口,何時才是盡頭?
 
我就這樣一直迷路。
 
有誰,要帶我回家呢,還是要我一直流浪?
 
懂得了黑暗屬於我。
 
於是我像只老鼠,再也不喜歡太陽人生課程
 
漸漸的喜歡上了夜,漸漸的在夜的偽裝沉淪,沉溺在夜的海洋中,無法呼吸,劇烈的傷痕,花一樣的開放。
 
習慣了把自己丟在黑暗中,聽著裂帛一樣的歌,蜷曲著身體,躲在角落裡。
 
我想,這樣才是真實的自己吧。
 
我想我只是太寂寞,太沒有安全感了吧。
 
習慣性的失眠,很累,卻無法入睡。經常在夜裡獨自醒來,兩眼空空洞,大腦一片空白。多少次我問自己,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不絕望?
 
我想待到來日方長,待到自己僅剩的精力都被我磨光的時候,我是否和瘋子,還有什麼區別?
 
早上,從鏡子裡看到自己憔悴的面容,快掉到顴骨的黑眼圈,以及快掉到胸口的下眼袋,還有像是生化危機裡僵屍般泛紅的雙眼,這讓我的心情更加的壓抑。
 
而自己卻越來越習慣這樣的習慣。
 
心裡喜喜悲悲,臉上卻面無表情,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。似乎漸漸習慣這樣的表情。
 
把自己藏在面具下,與世隔絕。
 
可是終究不喜歡這樣的自己。
 
背對背,轉過身,不要這樣偽裝的自己。
 
但,明明不想要,卻還割捨不掉。
 
是疼,還是殘忍?
 
不再認真,不想是否愚蠢。
 
小心翼翼地做好那些事。
 
認真的過於安分自己,安分的過於隱忍。
 
還是學不會殘忍,只學會了做個安靜的孩子。
 
一個人安靜。
 
漠然。
 
我想我可以,
 
一個人笑,一個人哭,我不會去打擾誰的生活,我也不需要誰的保護。
 
就這樣,安靜地等待。
 
如果,還有輪回,我將安靜的,安靜的走過。
 
走向彼此的下一個永恆。
 
後記:寫這篇文的時候才四點,寫完了天卻已大亮了。
 
似乎又在無病呻吟呢,但太多的情緒,卻沒適合的表情。其實無比的討厭這樣的文字,卻總寫著這樣的文字。討厭這樣的自己,讀著這樣的文字,我頭好疼…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